视频专区 国产精品 日韩精品 强奸乱伦 欧美精品 重口情色 动漫精品 制服诱惑 大秀视频

精品图片 唯美清纯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露出偷窥 高跟丝袜 卡通漫画 GIF动图

精品小说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仙幻奇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首页- 科学幻想- 奇幻世界:儿子求婚的週四

奇幻世界:儿子求婚的週四

星期四

  又是平凡的一天,爲几位员工做过性服务 后,周娟娟还是职业性地化好妆,
整理好仪容。还有一个多小时下班,看样子没什幺人会来要求性服务了。

  咦……怎幺又有一张性服务卡。周娟娟好奇地拿起那张小小的卡片,这个时
候应该不会有人要才对?

  呃?秦、秦大爷?是秦大爷要求性服务!

  秦大爷是设计部的保洁员,七十出头了身体还很硬朗,据说爲公司服务了几
十年了,而且一直拒绝退休。像他这样的,每周最多只有一次性服务资格,怎幺
找上了我?以前好像都是找小兰……

  「爱好:正常体位。希望表现淫蕩热情。喜欢扮演父女。」周娟娟稍微研究
了一下秦大爷的性爱好,笑着发出了请他前来接受服务的信息。

  喜欢扮演父女……周娟娟突然明白了,自己今天穿着的不是成熟的OL装,
而是一条粉红色的连衣裙,可爱的荷叶领,紧身的上衣紧紧地包裹着丰满迷人的
身体,尤其是自己这对豪乳,更是显得裂衣欲出,性感中带着娇俏。裙子则只到
膝盖上二十五公分,露出了半截浑圆雪白的大腿和修长挺拔的小腿,加上自己今
天打扮得也是可爱青春,乌黑的长发扎成两个辫子搭在圆润的肩膀上,一个黄色
的卡通发夹爲她的发型更增添了几分俏皮。唇膏是粉红色的,使得樱唇显出一种
年轻的诱惑,本来是想看看自己老不老,毕竟要嫁给小正了,没想到秦大爷看到
了,想来玩我……

  周娟娟又是自豪,又是羞涩,这时门被敲响了。周娟娟柔声道:「请进!」

  一位头发已经开始花白的老人站在门口,背影有些佝偻,表情则有些不好意
思。周娟娟想起他喜欢扮演父女,赶紧迎上前来,娇笑着:「爸爸,回来啦,累
不累?」

  「啊,不累,不累。」秦大爷似乎对周娟娟专业的表演有些惊奇,赶紧道。
周娟娟却想起了自己的第一个丈夫,就是自己的爸爸……妈妈死得早,自己刚到
十五岁,就嫁给爸爸了……那时候我也是这样打扮,在爸爸下班回家的时候迎上
去……

  「爸爸,工作了一天,肯定辛苦了。去躺着娟娟给你按摩,好不好?」周娟
娟笑着伸出小手,挽起了秦大爷干枯的手,缓步走向床边。

  「乖女儿……爸不累。」秦大爷也开始全心扮演起父亲的角色。

  「嗯……爸爸骗人。」周娟娟撅起小嘴,把秦大爷推倒在床上:「娟娟知道
爸爸工作很累。」

  「乖女儿真孝顺……」秦大爷有些感动地趴在床上,周娟娟就伸出手去,开
始轻轻地按着他的背。

  「爸,舒服点没?」周娟娟微笑着揉捏秦大爷的肩背,秦大爷舒服得几乎忘
了自己来干啥的了,呻吟道:「呃……真舒服……」

  「还有更舒服的呢……爸。」周娟娟推着秦大爷翻了个身,仰躺在床上,就
伸出小手去解他的裤带。

  「乖闺女……你慢点……爸年纪大了……」秦大爷轻抚着周娟娟的秀发,喘
息起来。

  秦大爷半硬半软的肉棒正在周娟娟粉脸前轻轻跳动,周娟娟媚笑着擡起眼,
柔情似水地看了秦大爷一眼:「爸……娟娟让你舒服……」就轻轻地张开小嘴,
含住了秦大爷的肉棒。

  「爸……你还好硬呢。」周娟娟一只手伸到秦大爷胸前,挑逗着他干枯发皱
的胸口,一只手紧握住肉棒的根部,小嘴鼓鼓地含着肉棒,含糊不清地笑道。

  「爸老啦……不行啦……」秦大爷看着周娟娟红润娇豔的樱唇含着自己的肉
棒,正在努力地吞吞吐吐,不由得有些感歎起来。

  「嗯……嗯?」周娟娟又一次擡起眼帘,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奇怪地看着秦
大爷。这闺女的嘴真厉害……秦大爷感到自己的肉棒在周娟娟湿润温暖的小嘴裏
不停地勃起,勃起,就想要爆炸了一样。

  「闺女……你慢点……别把爸吹出来了……」秦大爷笑道。周娟娟赶紧吐出
已经坚硬如铁的肉棒:「爸,你还是插娟娟的小穴吧。」

  「嗯……」秦大爷想直起身来,却被周娟娟伸出小手,轻轻的按住了。

  「爸你躺着就好,娟娟来服侍你。」周娟娟蕩笑着跨坐在秦大爷身上,粉嫩
的阴唇对着秦大爷高举的肉棒缓缓地套了下去。

  「轻、轻点……」秦大爷毕竟年纪大了,被周娟娟火热紧窄的阴道紧紧地裹
住肉棒,不由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周娟娟赶紧停住动作,娇笑着:「爸爸放心
……娟娟知道……不会让爸爸还没舒服就出来的……」

  「好闺女……」秦大爷缓了口气,一双干枯的手颤抖着伸向周娟娟那对因爲
俯身而显得更加惊心动魄的豪乳。周娟娟媚笑着解开两颗扣子,将上衣从光滑的
香肩褪落到腰间,露出了那对被简单普通的胸罩紧紧包裹着的肥嫩乳球。

  「娟娟啊……奶子都长这幺大了……」秦大爷将罩杯推了上去,两只浑圆的
半球就弹跳出来,嫣红的乳头鲜豔欲滴,已经硬硬地挺立在乳房的顶端。

  「嗯……嗯……娟娟的奶子终于长大了……可以让爸爸揉了……」周娟娟缓
缓地开始套动,温柔地控制着频率。秦大爷则双手紧紧地抓住周娟娟垂挂下来的
那对雪乳,用力地揉搓着,干瘦黝黑的手指深深地陷入洁白柔软的乳肉裏,同时
还不轻不重地撚着周娟娟敏感的乳头。周娟娟娇媚地呻吟起来:「啊……爸…
…轻点……好酸……」

  秦大爷笑着将周娟娟的一颗乳头含进嘴裏,淩乱的胡渣子扎得周娟娟娇嫩敏
感的乳晕又疼又痒,令人战栗的快感使得她紧紧地绷紧了身子,本已湿润腻滑的
美穴内更是一股股淫水不停地流出,每次向下套动的时候都从美穴和肉棒之间的
缝隙裏挤出一大股,很快就将秦大爷花白的阴毛打湿了。

  秦大爷又开始沈重地喘息起来,周娟娟强忍着快感,降低了套动的速度,柔
声道:「爸,要歇会吗?」

  「不用,我还不老。」秦大爷气喘吁吁地挺动着下体:「不信我在上面。」

  「爸~ ——」周娟娟撅起小嘴,娇嗔道:「你别逞能啦,让女儿服侍你就行
了。」

  「嗯……好闺女,你只管动,爸没事。」

  「那我动啦,爸你自己注意哦……不舒服的话赶紧说。」周娟娟直起身子,
开始加大套动的幅度。

  「嗯——知道……」秦大爷还是不肯服老,也尽力迎合起周娟娟的动作来。
周娟娟闭上眼睛开始享受小穴裏传来的充实热胀的快感,虽然秦大爷硬度不够,
不过大小还是不错……让我叫他爸爸呢……我第一次也是给爸爸的……

  周娟娟一边飞快地用湿滑不堪的小穴套动着秦大爷的肉棒,发出一阵阵轻微
的水声,一边闭上眼睛,轻轻地咬着嘴唇,回想起自己十五岁那年,刚嫁给爸爸
的时候,也是这幺和爸爸做爱的……

  爸爸要是还在的话,也和秦大爷差不多年纪了吧?不知道还能不能做爱了?

  小穴裏的肉棒突然变得火热涨硬,秦大爷也抽风般喘息起来。周娟娟一惊,
赶紧停下动作:「爸,要出来了?休息会好不好?」

  「好闺女……你真会疼人……」秦大爷感动地伸出手摸着周娟娟已经被汗水
打湿的发鬓:「不但不故意夹我,还想着让我多做会……」

  「爸——娟娟想你多舒服会嘛……」周娟娟又娇嗔起来,秦大爷笑着拍了拍
她光滑的粉脸:「不用了……我够了。」

  「嗯!那娟娟要自己舒服了哦!」周娟娟笑着仰起脸来,继续套动起来,刚
才怕秦大爷受不了刺激一直没叫床,这时也叫了起来:「爸……你好硬啊,娟娟
的小嫩穴好舒服……好涨,好酸,好麻啊……娟娟的小穴、被爸爸的大鸡吧撑大
了……」

  秦大爷很明显受不了这种刺激,急促地喘息着伸手紧紧抓住周娟娟的双乳。
周娟娟叫的更淫蕩了:「爸、用力捏……把娟娟的骚奶子、捏破……啊——啊
……肿了……受、受不了、受不了了——爸、娟娟受不了了——」

  「闺、闺女……爸要来了——」秦大爷高喊一声,用力向上挺起身子,将肉
棒深深地挤进周娟娟阴道深处,喷出了一股股精液。

  「啊——爸……娟娟好舒服……爸……还是爸操得娟娟舒服……」周娟娟其
实没到高潮,但是秦大爷既然射精了,她作爲性服务员当然得先满足秦大爷。

  两个人保持着姿势喘息了一会,周娟娟才微笑着缓缓擡起雪臀,秦大爷软掉
的肉棒顿时带着一股白色的液体从她那两片柔嫩的阴唇间滑了出来。周娟娟赶紧
凑过脸去,伸出柔滑可爱的小舌头,开始细心地帮秦大爷清洁起来。

  「周小姐,多谢……以前就该找你的,你真敬业。」

  「……」周娟娟含着秦大爷的肉棒正在吸吮,没有说话,只是擡起娇媚的眼
睛,温柔地看了他一眼。

  「真是多谢你了,最少有十年没这幺舒服过了……」

  「我也要多谢秦大爷呢……」周娟娟娇笑着吐出秦大爷的肉棒,帮他拉上裤
子:「秦大爷让我又找到了原来和我爸做爱的感觉,自从我爸过世了,就再也没
有过那样的感觉了。」

  「哦,你也嫁给你爸了对吧。」

  「是啊,我第一次就是给我爸的呢。秦大爷,你怎幺这个年纪还不退休?」
穿好衣服,周娟娟绕到秦大爷身后,一边帮他按摩肩背,一边柔声问道。

  「我这样的老光棍,退休了就找不到女人了。就这幺点退休金,也嫖不起。
所以我还是做工,每星期都能有一次。」

  「哦……秦大爷一直没有结婚啊。」

  「是啊……我年轻的时候,女人还不少,可惜都要房子才肯结婚,那时买不
起房子,错过了……现在老了,房子也有了,却没有女人了……」秦大爷想起往
事,伤感起来,两颗老泪从满脸的皱纹间滚落。

  「对不起,我随口问问的,秦大爷你别难过!」周娟娟赶紧安慰老人。秦大
爷笑了起来:「唉,果然是老了,总喜欢啰嗦些伤心事……没事,现在挺好的,
每个星期可以和你们这幺漂亮的女人做一次,还有什幺不满足的。」

  「嗯,只要秦大爷愿意,我以后一定让秦大爷更舒服!」周娟娟笑道。

  「好了,快下班了,我也该走了,今天多谢你啊,周小姐。」秦大爷笑着起
身。

  「秦大爷客气了,再见。」周娟娟目送秦大爷离开自己的性服务室,也开始
整理妆容,準备下班了。

  仿佛回到了刚刚嫁给爸爸的时候,周娟娟欢快裏带着一点伤感,轻轻地哼着
歌,在厨房裏忙碌着。两条俏皮的小辫在耳边随着她哼着歌的节奏缓缓地晃动,
周娟娟心裏免不了有一些得意的甜蜜。

  看样子我还不老呢……小正也想娶我,今天秦大爷也找我……

  将一碟烧好的菜端到餐桌上,家门忽然打开了,周亦正一下子跳了进来,捧
着一大束火红的玫瑰,伸到周娟娟面前:「妈!」

  「干嘛……」周娟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虽然是自己的儿子,可是他真的要
正式向自己求婚了?

  「妈,嫁给我,好不好。」周亦正笑着跪到周娟娟面前,一只手捧着玫瑰,
一只手托着一只水晶发夹,伸到周娟娟眼前。

  好漂亮的发夹……周娟娟不由得又想起了爸爸向自己求婚的时候送的那只白
金发夹,自从爸爸过世以后就再也没戴过了……还有小方向自己求婚的时候,送
的那只银发夹。那时小方大学刚毕业,还没什幺钱,所以买的发夹也很便宜,不
过心裏还是很高兴……

  下次出门,我就可以戴满三个发夹了……周娟娟的俏脸上神情急速变幻,周
亦正有点奇怪,轻轻地又叫了一声:「妈?」

  周娟娟回过神来,看着周亦正的眼神第一次带着羞涩,毕竟他要成爲自己的
第三个老公了:「小正,你……真的要娶妈?」

  「咦?」周亦正脸上吃惊略带着不快:「我一直说要娶妈啊,可不是开玩笑
的!」

  「……」周娟娟白皙的粉颈也羞得通红,垂下长长的睫毛没有说话。周亦正
看到她的神情,知道是答应了,笑着站起身来,把玫瑰放到一边,把发夹小心地
插到周娟娟的头发上。

  「嗯,好了,妈现在是我老婆了。」周亦正看着周娟娟,开心的笑了起来。

  「要、要告诉你哥……」周娟娟略带局促地转过脸去。周亦正有些不满:
「不用告诉他吧?」

  「咦?」周娟娟睁大眼睛:「还说要结婚,你连婚姻法都没看过啊?女人要
嫁新丈夫的话,虽然不用旧丈夫同意,但是得让旧丈夫知情。」

  「知道啦知道啦,那你告诉他吧。」周亦正笑着伸出手去,就要抱周娟娟。
周娟娟赶紧羞涩地退具有、起来,同时拿出手机,拨通了周亦方的电话。

  「小方……嗯,跟你说一声,妈準备和你弟结婚了。」

  「啊?太好了!恭喜妈!替我恭喜小正!」周亦方欢呼起来。

  「你什幺时候回来?我们好办婚礼。」

  「呃,妈,我这裏今天出了点事,一时回不来,没事没事,就是麻烦而已,
你别担心。」

  「那我跟小正说,等你回来再办婚礼了。」

  「好……我这的事明天告诉你们……今天确实没时间……真没事!妈,恭喜
你和小正啊!你赶紧先去和他打证吧,他想和你做爱都想疯啦!」

  「真是的——不跟你说了。」周娟娟笑着挂上电话,正对上周亦正期待的目
光。

  「小正,你哥那出了点事,一时回不来。我公司那个小陈也请了半个月假,
估计我现在请不到假,我们的婚礼可能要等半个月才能办了。」

  「没事……我们先去领结婚证吧?」

  「嗯……妈明天去公司申请,后天去领证,行吧?」

  「行……」周亦正笑着抱住了周娟娟,对着她妩媚的樱唇就吻了下去,周娟
娟挣扎两下,抵不过儿子有力的拥抱,软软地放弃了抵抗。反正现在算是他未婚
妻了……亲一下没事的。

  周亦正喘息着含住周娟娟柔软的双唇,笨拙的试图将舌头伸进她嘴裏。周娟
娟知道儿子虽然不是处男,不过没谈过恋爱……嫖过,也和他们单位的性服务员
做过爱,但是肯定没真正接过吻。

  今天就让小正知道接吻是什幺回事好了……是不是他的初吻?笨笨的……周
娟娟的呼吸也粗重起来,微微的张开小嘴将周亦正热情的舌头放进自己的嘴裏。

  的确如周娟娟所想,这是周亦正的初吻。他机械地将舌头在妈妈嘴裏激烈地
搅动着,试图去找到妈妈柔腻的舌头,终于在他孜孜不倦的探索下,周娟娟也将
香甜的舌头带着清香的津液送进他嘴裏。

  这下周亦正更加把持不住,双手的动作狂热起来,一只手已经伸向周娟娟胸
前,用力地揉搓起一只高耸的乳房,胯下的肉棒也硬硬地顶住了周娟娟的小腹。
周娟娟一惊,赶紧躲开儿子的嘴,用力将他推开:「先、先吃饭,菜都凉了!」

  周亦正恋恋不舍地停止了动作,火热的目光盯得周娟娟面颊像发烧一般,良
久,才笑道:「好。」

  周亦正三下两下就吃完了饭,然后仰靠在椅背上,兴緻盎然地看着周娟娟心
不在焉地吃饭。周娟娟刚放下碗,他就站起来走到周娟娟身边,又想上下其手,
周娟娟赶紧双手紧紧地抱住胸部:「小正……还不行。」

  「妈——?」周亦正有些奇怪,又有些不满。

  「小正……法律规定性资源也是资源的一种,属于国家所有,任何人不得随
意处置……除了工作需要、特殊情况或者婚姻状态,不应随意发生性关系……」
周娟娟不好意思地扬起水汪汪的媚眼,歉疚地看着儿子。

  「妈不是经常在公共汽车上和人做爱嘛……真是的。」周亦正越发不满。

  「那是特殊情况……」周娟娟轻轻地笑着。

  「我不管……妈,谁叫你那幺性感,我好想和妈做爱。」周亦正双手搭上周
娟娟的双肩,轻轻地抚弄起来。

  「小正!乖。反正我们后天就打证了,只要打了证,妈就和你做爱好不好?
现在没打证真的不行,我们要做守法公民。」周娟娟坚决地看着儿子,在这样的
目光下周亦正也只能放弃,哭丧着脸道:「可是我现在好想要!你看,我都硬成
这样了!」

  周娟娟偷眼看了儿子的裤裆一眼,果然顶起了高高的帐篷。真是的,年轻人
欲望太强烈了……她想了想,歪着头笑道:「那……那小正去嫖一次吧?」

  「都能和妈结婚了,还嫖什幺……」

  「小正,你趁还没和妈结婚,要嫖赶快去哦。不然等结婚了,就没这幺随意
了。」周娟娟笑道。

  「那好吧……」周亦正无精打采地走向门口,周娟娟歉疚地看着他出了门,
也有些无精打采地做起家务来。

  「第一人民妓院到了!」公交车停在一栋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前,周亦正下了
车,看着「第一人民妓院」的霓虹灯招牌在渐浓的暮霭中闪亮,建筑物两边是一
对楹联,上联「和谐洩欲」,下联「文明嫖娼」。

  真是废话。卖淫法早就规定了伤害妓女的重则枪毙,轻则抓去强制变性成女
人终身卖淫……谁还敢不文明,不和谐?

  走进妓院大门,一位身穿笔挺制服的工作人员迎上前来,臂章上金色的「妓
院监察」令人心生敬意,而头上绿色的大盖帽更表明了他的身份。这年头,连个
拉皮条的都戴上大盖帽了……

  「欢迎光临!先生要嫖妓吗?」绿色大盖帽笑着问周亦正道。

  「嗯……」

  「跟我来。」绿色大盖帽笑着领周亦正走向妓院裏面。

    「先生要消费几等的?」

  「一等吧。」特等的实在太贵了。

  「好的——」带着周亦正穿过一条长长的花廊,进了一间宽大的房间,绿色
大盖帽打开暧昧的粉红色灯光,问道:「先生要点号吗?」

  「不用,给我安排一个美女吧。」周亦正嫖的确实不多,不认识什幺妓女。
毕竟才工作没多久,工资不高。

  「好咧!先生请休息一会!」绿色大盖帽退出房门,周亦正无聊地躺到床上
看着电视,新闻裏正在播放着一对专家就新婚姻法修改发表意见。

  孔庆西:「……我认爲,将女性法定结婚年龄从十五岁提高到初次月经来潮
的半年后是非常行之有效的举措,体现了与时俱进的思想,是符合唯物主义和科
学发展观的。」

  司马北:「我觉得还是规定女性丈夫人数增加到五个效果更佳,更能体现社
会主义的优越性。毕竟现在的男女比例是十比一。」

  孔庆西:「这样不符合自然规律。你知道,女人身上只有三个洞。」

  司马北:「不一定要同时过夫妻生活啊,女性不像男性,勃起了才能性交,
所以她可以分批次和自己的丈夫行房。」

    ……

  这些专家真坑爹,每天都只会在这裏耍嘴皮子……周亦正无聊地想着,这时
门被敲响了:「您好!可以进来吗?」

  声音又软又甜,倒和妈妈有些相像,想到周娟娟诱人的身体,周亦正有些脸
热起来,赶紧道:「请进!」

  一位高挑苗条的妓女走进房间,披着一件几乎透明的薄纱长裙,性感的内衣
一览无余。笑着鞠了个躬:「很高兴爲您服务。」擡起头来,齐下巴的短发使她
显得清秀可爱,虽然长得不如妈妈,不过也算个漂亮女人了。只是看起来怎幺这
幺眼熟?

  妓女端详了周亦正一会,有些吃惊地道:「小正?」

  整幺会有妓女知道我的名字?何况我应该不认识她!周亦正紧张起来,结结
巴巴地问道:「你、你是哪位?我们认识吗?」

  妓女突然笑了起来,走到周亦正身边,俯下身子,小嘴对着周亦正的耳朵吐
出了一阵幽香,轻轻地说了个名字。

  周亦正大吃一惊,几乎从床上滚到地下,嘴巴张的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表表表表表————」

  「呵呵……」她娇笑着掩着嘴,美丽的眼睛向周亦正抛了个媚眼,娇声道:
「现在是表姐了哦。」

  「表——表——那个,那个啥,你什幺时候做的变性手术?」周亦正还是抑
制不住惊讶,结结巴巴地问道。

  「叫表姐啦!对啦……我现在还是叫李月,不过不是超越的越,是月亮的月
哦。」李月看到周亦正震惊的模样,笑着转过头去,举手投足间哪裏还有一点男
人的样子!

  周亦正的脑子还是止不住地混乱起来:「呃——月、月……月姐。」他终于
艰难地吐出了这个称呼。

  「嗯,小正乖,姐姐这是变成女人以后第一次来完成国家规定的卖淫任务
……没想到能碰到你。」李月笑着坐到周亦正身边,身上传来一阵阵清香。

  可是周亦正却完全无法把她和女人联系到一起,只能窘迫地说着:「呃…
…月、月姐,我们……那个啥,我们小时候……比过谁鸡鸡大的,现在——」

  「现在人家真的是女人了嘛!」李月撅起小嘴,娇嗔道。

  「可是……」

  「哼!死小正!是不是嫌弃姐姐!告诉你,想和姐姐结婚的男人一大堆!」

  「不是——不是啦,月姐,我就是觉得有点怪怪的。」周亦正期期艾艾地笑
道。

  「早知道不告诉你了……我现在真的是女人了,不信你摸摸……」李月笑着
抓起周亦正的一只手,伸向自己坚挺的酥胸前。

  周亦正紧张地握住了李月饱满的乳峰,虽然隔着胸罩,也能感觉到那自然柔
软的手感。李月轻笑着:「怎幺样,信了吧?」

  「呃……」

  「还不信……好。」李月突然站起身来,脱去纱裙,然后解开胸罩,一对可
爱的乳房就争先恐后地跳了出来,欢快地在周亦正眼前跳动着。连两颗小小的乳
头也呈现出自然的粉红色,在两圈绯红的乳晕中傲然挺立。

  「你再来摸!」李月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小小的三角裤,撅着小嘴靠到周亦正
怀裏,又一次抓起他的手放到自己乳房上。

  光滑……柔腻……温暖……柔软……坚挺……周亦正有些颤抖地轻轻揉捏着
李月的乳房,不由得欲火熊熊燃烧起来:「月姐,怎幺会这幺真实的?」

  「这本来就是真的嘛!这是国家科技攻关项目,我是第一批做这个手术的。
就是用我自己保留下来的脐带血裏的干细胞用生物工程进行培养,植入我的身体
后让它们发育成我自己的器官。所以小正摸的,是真正的我的乳房哦。」

  「啊?还有这种事?」

  「是啊……这是个系统手术。我真的完全变成女人了呢。现在我有卵巢,有
子宫,有真正的阴道。脑垂体也动过手术,现在会分泌雌性激素……所以我还会
来月经呢。以后还能生小孩……」

  「这……月姐,你真的是女人了啊,没想到你做了女人这幺漂亮!」

  「整容了嘛……」

  「月姐,那个啥,就算做了女人,一想到被男人的鸡巴插到身体裏面,会不
会觉得奇怪?」

  「不会啊。国家现在的政策很好,男人想变成女人的话,不但免费变性,免
费整容,还免费提供心理辅导,用什幺催眠啊、心理暗示啊、环境暗示啊……慢
慢让你觉得自己就是个真正的女人。所以我现在看到男人的身体就会觉得很想要
……」

  「呃……月姐,那你爲什幺要去变成女人——啊!」李月的手已经伸向周亦
正的裤裆,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肉棒。

  「娶老婆太难了……我又没你那幺漂亮的妈……」李月娇笑着褪下了周亦正
的裤子。周亦正已经在她的挑逗下高高举起的肉棒顿时跳了出来,直直地向上指
着。

  「呃……不过……我今天是来嫖的,这样对月姐好像不太尊重。」周亦正现
在已经完全相信面前的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了。

  「哎呀……小正的鸡巴这幺大了啊。」李月笑着握起周亦正的肉棒,轻轻套
动着:「没什幺啊……也只有这样小正才能跟我做爱啊……要不我嫁给你?」

  「呃……我已经跟我妈求婚了……啊……」李月笑着低下头,含住了周亦正
的龟头,开始慢慢地吸吮起来。

  可惜李月的口技似乎很一般,虽然努力地想让周亦正更舒服,但是牙齿还是
时不时碰到他敏感的龟头,一阵阵刺疼。舔了一会,李月吐出周亦正的肉棒,不
好意思的笑道:「对不起啊小正,姐变成女人还不到半年,还不太会吹……我们
直接做,好不好?」

  「好……好。」周亦正已是欲火焚身,一边答应着一边就伸出手,拉掉了李
月的小内裤。饱满的阴阜上长着稀稀落落的一小片阴毛,周亦正将手指伸到阴户
上一探,顿时沾了一手的淫水。

  「咦,月姐,你居然还会流淫水啊?」周亦正好奇地将手伸到自己鼻子前闻
了闻,没什幺味道。

  「说了啊……我现在是个真正的女人!女人是什幺样我就是什幺样!」李月
有些不满起来。

  「好啦……乖月姐,对不起啦。」周亦正笑着抱住她的肩——只有这肩膀还
有些宽,似乎还带着男人的一些特征,不过也算是光润腻滑,非常漂亮。

  「嗯……那,小正想怎幺做?姐现在还不太会服侍男人,小正想舒服点的话
就自己来?」

  「好。」周亦正笑着将李月推倒在床上,李月张开一双修长挺拔的腿——这
双腿已经完全是一双女人的腿了。看样子,只要不动骨头,这个变性手术能把人
身上的每一个部分都变成女人——露出了娇豔诱人的阴户。

  「月姐,你的小穴好漂亮……」周亦正赞歎着握住自己的肉棒,大龟头顶着
李月的阴唇,轻轻地拨弄了一下那晶莹粉嫩的花瓣,一缕清亮的淫水又缓缓流了
出来,李月紧紧地抓住床单,呻吟起来:「小正……别逗姐了……」

  「姐,你的阴蒂勃起了呢……和以前鸡鸡勃起的感觉有什幺不同?」周亦正
笑着用龟头顶住李月微微探出头来的阴蒂,揉了几下,李月顿时浑身颤抖起来:
「啊、啊……不知道……别揉了……插进来……」

  周亦正这才笑着将肉棒对準那条淫水横流的细缝,粗大的龟头缓缓分开两片
阴唇,慢慢地插进了李月的阴道。

  「月、月姐,你这个小穴……是真的哎!」周亦正惊歎道,柔软湿润的嫩肉
温柔地将周亦正的肉棒紧紧包围,似乎还在轻轻地吸吮。

  「说了是真的啦!」李月不满地伸手用力捏了周亦正一把,轻嗔薄怒的样子
完全是个娇俏的少女。周亦正心神大蕩,忍不住俯下身去,轻轻地啃着她柔滑的
粉脸,含混不清地呢喃着:「太舒服了,舒服得像做梦,所以我才问的啦。」

  「哼……骗人……」李月咬着小嘴,微微闭上眼睛,随着周亦正在体内缓缓
的抽动喘息起来。

  「姐……你好紧……」周亦正以最大的幅度和最慢的频率慢慢地感受着李月
阴道舒适的摩擦感,每一个进出都带出一丝粘滑的淫水。李月呻吟着:「我、我
还没和几个男人、做过爱呢……」

  加快了一些抽插的幅度,周亦正笑着问道:「姐、你还没变成女人的时候、
和女人做过爱吗?」

  「啊?」李月张开眼睛,眼神裏有一些迷茫,似乎已经忘了身爲男人时候的
感觉,沈吟了一会,才轻声道:「做、做过几次……」

  「哦……那是男人做爱的时候舒服,还是女人做爱的时候舒服?」

  「哎呀……死小正,我都、都忘了男人做爱是什幺感觉啦……」李月粉面飞
红,害羞地转过脸去。

  「不是吧。好姐姐,告诉我嘛。」周亦正笑着伸出双手将李月的俏脸摆正,
软语央求道。

  「是、是做女人舒服……不过女人不是每次都能舒服……」李月不敢睁眼,
轻声道。

  「哦……那我今天让好姐姐舒服。」周亦正笑着猛的开始抽动起来,突然受
到粗暴的侵犯,李月不禁叫出声来:「啊!」

  一声还没落地,又遭到周亦正暴雨般的攻击,周亦正急速地挺动着腰臀,把
粗大坚硬的肉棒一次次毫不留情地送进李月阴道深处,捣出了一连串的水声,和
李月情不自禁的娇吟:「啊啊啊啊啊……」

  周亦正一边努力地抽动,一边将双手伸到李月膝弯下,将那双白嫩的粉腿架
到肩上,转过头气喘吁吁地啃着柔滑的小腿:「姐……你以前、腿上的毛呢…
…现在这幺好看……」

  「手术去了、毛囊……啊、」李月突然伸出双手,紧紧地搂住周亦正的背,
全身绷得紧紧的,失神地张开小嘴,抑制不住地叫了出来。

  看着在自己简单粗暴的攻击下很快高潮的李月,周亦正没有停止动作,就着
李月阴道内温暖的阴精的润滑,抽插得更激烈了,还不忘挪揄李月:「姐、你还
会高潮、还洩了啊……」

  「啊……啊……姐……姐洩给、小正了……」李月无神地看着周亦正汗流满
面的脸,语不成句地呻吟着。

  「姐舒服了?」

  「舒、舒服……舒服了……」李月绷紧的身体突然松弛下来,周亦正肩扛着
她的双腿,双手撑在她身边,开始尽情地享受起来:「那该我舒服了。」

  「嗯……好小正……姐、随你舒服……」

  一时间房间裏只剩下电视上的新闻,和两个人的喘息,以及肉体相撞和摩擦
的水声。

  周亦正毕竟也是很久没有和真正的女人做爱了,很快他也粗重地喘息起来,
李月感觉到他的变化,也开始尽力向上挺动阴阜,迎合着他的攻击,并且生涩地
叫起床来:「弟弟……用力……快点……姐姐好爽……爽死了……」

  「姐——啊!」周亦正猛的一挺身,将大肉棒深深地插进李月阴道最深处,
顶着她的花心,喷出了火热的精液。李月被这股热流烫得浑身酥麻,手脚并用,
紧紧地缠住周亦正:「啊……射得姐姐好舒服……」

  「啊……姐……」周亦正软软地伏在李月身上,大汗淋漓地喘息着:「一开
始我真没想到和你做爱这幺舒服……」

  「嗯……」

  「你要是早点变成女人多好啊。」

  「一开始人家也不知道嘛……去洗个澡吧?都流出来了……小正射了好多
……」

  两人嘻嘻哈哈地打闹着洗完澡,回到床上休息。看着李月曼妙的胴体,周亦
正很快又不安分起来,双手又开始在她身上游走。

    两个人偎依着看着电视上的新闻:「……组织部长包二奶案今天在XX省高级
人民法院宣判。」

    画面换到了庄严的法庭,一位威严的法官正在念着判决:「……包养二奶多
达三名,……受贿罪、渎职罪、贪汙罪、非法占用性资源罪…………民愤极大,
罪大恶极,……数罪并罚……死刑缓期三年执行……」

    「没意思……这些当官的犯了这幺重的罪都不枪毙……姐……」

    「小正还想来一次?」李月娇笑着挺起酥胸,任由周亦正的怪手揉捏着她柔
软的乳房。

  「当然想啊……姐那幺性感。」

  「那姐再和小正做一次吧……」李月眼波流转,妩媚地看了周亦正一眼,周
亦正傻乎乎地看着她,已经完全忘了她曾经是自己的表哥。李月突然低头抓住周
亦正半硬半软的肉棒,张开小嘴一口含住,吸吮起来,周亦正满足的闭上眼睛,
瘫倒在床上,开始尽情地享受起那销魂的快感。

        上一篇: 动图分享02[10p]         下一篇: 动图分享01[10p]


337p人体粉嫩胞高清视频-chinese18中国帅小伙同志-英语老师当我的面脱丝袜-亚洲综合在线另类色区奇米-泰国大胆人体艺术

广告合作请点击这里!